我辛辛苦苦考的大学,怎么成你上了?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山河路人(ID:shanheluren),作者:小九,原文标题:《谁来还那些被偷走的人生》,头图来源:IC photo


1


1859年的山东,21岁的年轻人武七走上街头,开创了他一生的伟大事业。


上街要饭。


他把自己的辫子剪掉,扮出奇特的造型吸引目光。还经常表演杂耍、给人当马骑、随意打骂,只为了多讨到一些赏钱。


他本来出身贫苦家庭,这样的行为,更让他的亲友尽数断交。只是偶尔有人路过,会听到他经常哼着顺口溜:


吃杂物,能当饭,省钱修个义学院。


我积钱,我买田,修个义学为贫寒。


没错,要饭只是手段,他真正要做的事是兴办学校。


因为自己没读过书,做长工吃尽苦头,所以他想,办一所免费的学校,让穷人家的孩子都能有书读,读了书就能改变命运。


在随后的30年里,他行乞的足迹遍布山东、河北、河南、江苏等地。


1888年,50岁的武七已经用乞讨来的钱买了230亩地。他把这些地作为经费来源,修建了第一所义塾,或者叫——希望小学。


一个乞丐建的学校,没有老师也没有学生。武七在一位姓杨的读书人门前跪了三天,终于感动了对方,答应前来任教。


有了老师,还没有学生。毕竟,穷人家的孩子都早早下地干活了,谁有空去读书呢。他又去有孩子的穷人家跪着,求他们把孩子送来上学。


58岁那年,武七含笑逝去。上万人为他送葬。


一生贫苦的他,遗训是葬在他建起的第一所义学旁边。


他要永远陪着穷人的孩子读书,看他们用知识改变命运。


光绪皇帝下诏,赐他名为武训,是“垂训于世”的意思。


中国历来有志于教育、乐于传道授业的知识分子不少,但是自己既没文化又没钱,靠着行乞办学还办成了的,武训是古今唯一一个。


从清朝到北洋政府再到民国,武七都被隆重纪念。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自称“新武训”。


现在,在武训出生的冠县,有一所武训高中。是当地的重点高中。


武训不会想到。多年以后,在他的家乡,在这所以他名字命名的学校里,穷人的孩子读了书也没法改变命运。


2


2004年,20岁的武训高中高三女生陈春秀参加了当年的高考。她填报了三个志愿,两所上海的,一所山东的大学。


陈春秀平时成绩不错,后来有同学回忆起,她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。


由于家里条件不好,陈春秀的父亲让大儿子退了学,把机会给了她。还说如果能考上大学,砸锅卖铁也要供她。


父亲说:谁学习好就让谁上。


但是,陈春秀一直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。以为自己落了榜,而且家里也没有条件复读,所以心灰意冷离家打工。


她先后在食品厂和电子厂做过工人,在拉面馆当服务员。在电子厂时,因为吃饭的钱要从工资里扣,她为了省钱吃得很少,体重一度下降到80多斤。


后来,陈春秀回到家乡冠县,在一个幼儿园当教师,合同制,每个月工资1000多元。跟一个初中同学结了婚。


直到15年后,她为了圆自己的大学梦参加成人高考,办理入学时才发现:


自己当年并没有落榜。


从学信网上能查到,一个叫陈春秀的人,在当年被山东理工大学录取。姓名、身份证号都一模一样,除了照片不是。


照片上的人顶替了她。


她到县教育和体育局去查询,被告知:需提供除身份证以外的证明,以证明“自己是自己”。


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,顶替者原名陈艳平,父亲在县商业局工作过,先后开过商贸公司和市政工程公司,曾中标过多个农村基建类的政府工程项目。


陈艳平顶替了陈春秀进入山东理工大学,在2007年顺利毕业,并进入了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审计所。


当时她舅舅正在这个街道办当党委书记。


五年后的2012年,这位舅舅调至冠县审计局任局长,2017年又调任县住房和建设局局长。


审计局,房产局,这两个名字在一个县城里有多大的能量,你就自己琢磨吧。


同事介绍:在单位里她一直用陈春秀的名字,住在县城,开一辆大众汽车上下班,平时负责村级财务的审计,最近借调到县委巡察组工作。


按照规定,大学应在新生入学三个月内对学生资格进行复查,对徇私舞弊者要取消学籍。


山东理工大学后来对此给出了解释:当年都是靠肉眼看材料,这个顶替者的材料比较全,做得最真,所以没有发现。


比较,最。


短短一句话里有多少信息量啊。


3


所有人想通过教育改变命运都需要艰苦努力,但有些人比其他人更需要。


2017~2019年,山东省的高考考生数量分别为58、59、56万。考生基数多,招生名额有限,各大高校在山东的录取分数普遍偏高。


知乎上一位山东网友讲述自己的经历:


第一年高考理科考了505分,连一个好的专科都入不了;


第二年去复读,考了573分,刚过二本线;


第三年607,超过一本分数线27分。上了大学发现其它省份的同班同学分数只有550左右,一位贵州的同学只有490。


复读两年、三次高考,这也能看出山东家长和考生对高考的重视。


在这件案子里,陈春秀当年的高考分数为546分,同年山东省理工科的专科线为519分。她超出了27分。


而顶替者陈艳平的高考分数为303分,比当年文科类专科分数线低了243分。


这两百多分,不知道是陈春秀多少个寒窗苦读的日子换来的。这些日子,本来应该改变她的命运。


而且这样的事并不少。


2018年-2019年,仅山东省就有14所高校发现有冒名顶替入学的现象。从山东管理学院、潍坊医学院到济南大学、中国海洋大学,从专科学校到985重点高校。


公示出来的总计有242人,都已经在2002年至2009年间取得了学历学位。


在关于此事的新闻报道中,有这样一句话:冒名顶替的学生都已经找到,这些人对注销学历学位的处理结果没有提出异议。


但:被冒名顶替的人由于无联系方式,目前没有联系到。


也就是说,这些被损害了的人再也没有被弥补的机会,甚至可能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曾在命运最重要的转折点被欺骗,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有另一种可能。


在少数获得关注的受害者中,有一位叫王娜娜的河南姑娘。


她在2002年高考落榜,2003年再次参加高考后依然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,以为再次落榜。心灰意冷之下外出打工,尝尽人间冷暖。


直到2015年她才偶然知道自己当年被冒名顶替上了大学。


顶替者现在是一名教师。那是她曾经的梦想。


在沟通中,顶替者甚至叫嚣:这事儿你告到联合国都没用。


万万没想到,联合国真的注意到了,还转发了微博。



可见在现在这个网络时代,人是不能说大话的。


但是被偷走的人生,已经彻底回不来了。


十几年之后,面对央视的镜头,王娜娜满脸迷茫与不甘,句句都是对舞弊者良心的拷问:


我辛辛苦苦努力考的大学,你怎么就上了?


你怎么就实现了我的梦想去当了教师?你怎么走的路正是我想走的?


那是我奋斗的、我该走的人生。


4


刚刚,我们280斤的主编在办公室里问:


“如果没能上大学,你们都会去干嘛?”


一直自称少林伏虎拳黑带选手的吕蓓卡说,那我就真的去学武术,然后江湖卖艺。


七八国英文张口就来的Will说,可能偷渡去哪个国家打黑工。


主编说,要是他,就直接上快手直播,做知识型网红。很多人现在还在这么劝他。


全办公室最没文化没特点的我认真想了想。


如果当年没有上大学,我大概率会去我们东北著名大城市铁岭找个美发店打下手。或者找个烧烤店剥蒜,每天伺候不同的大哥,大金链子小金表那种。


我们通过高考上了大学,另一些人却被冒名顶替者偷走了人生。


对我们来说,这是在正常生活中的假设。


对另一些人来说,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命运。


评论区一句话,又让我细思恐极。


你区区十年寒窗苦读,人家可是几代人的努力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山河路人(ID:shanheluren),作者:小九
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@huxiu.com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huxiu.com


End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herototti